<span id='5e674'></span>

  • <dl id='5e674'></dl>

      <ins id='5e674'></ins>
      1. <tr id='5e674'><strong id='5e674'></strong><small id='5e674'></small><button id='5e674'></button><li id='5e674'><noscript id='5e674'><big id='5e674'></big><dt id='5e674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5e674'><table id='5e674'><blockquote id='5e674'><tbody id='5e674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5e674'></u><kbd id='5e674'><kbd id='5e674'></kbd></kbd>
        <i id='5e674'><div id='5e674'><ins id='5e674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5e674'></fieldset>

        <code id='5e674'><strong id='5e674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2. <i id='5e674'></i>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5e674'><em id='5e674'></em><td id='5e674'><div id='5e674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5e674'><big id='5e674'><big id='5e674'></big><legend id='5e674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金蛇郎君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6

              從前有個老頭兒,養瞭三個靚女兒,三姐妹一年一年長大瞭,就像三朵金花兒。

              漂亮的姑娘,誰都想要娶回傢!看哪,來說媒的人有多得像過江的鯽魚,到她們傢裡來吃茶的男子,多得就像花間的蝴蝶兒。

              “沒錢的我不嫁。”大姐說。

              “模樣不俊的我不嫁!”二姐說。

              “要有金屋,要有銀屋,要有金牛金馬金狗仔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要穿綾羅,要佩美玉,要模樣俊美有風度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要誇我在嘴裡,要捧我在手裡,要疼我在心裡。”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大姐和二姐,這樣說。嗯哪,她們一聲又一聲,這樣說。

              她們已經很漂亮啦,但還要更漂亮。大姐和二姐,描瞭眉毛畫眼線,塗瞭胭脂擦水粉,從早到晚,姐妹兩個吵吵嚷嚷,從早到晚呀,大姐和二姐,爭瞭花裙子又要爭花褂子,爭瞭花褂子又要爭花鞋子。

              嗯哪,一天到晚,她們不空閑。一天到晚,她們手裡拿著鏡子和梳子,一天到晚,她們都在打扮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那傢裡的活兒怎麼辦呢?傢裡的活兒呀——衣裳都給瞭三妹洗,地板都給瞭三妹掃,飯菜都給三妹煮。

              嗯哪,一天到晚,三妹不空閑。一天到晚,忙完埠頭忙灶頭,忙完灶頭呀,三妹拿起織佈梭,三妹拿起繡花盤。

              三妹繡出並蒂蓮,三妹繡出雙鴛鴦,三妹繡出蝶戀花。嗯哪,三妹繡的衣裳,三妹繡的花鞋,三妹繡的花傘面,說有多好看就有多好看。村裡三姑婆說,就是海底龍王爺傢裡,也沒有這麼好看的東西哩!

              有一天,老頭兒上山去砍柴,來到一棵九沖樹下,那九沖樹下長著一朵大靈芝。陽光中亮閃閃的大靈芝,是山中的珍寶哪!老頭兒連忙放下柴擔,丟開斧頭,排開雜草,采下靈芝。

              把靈芝捧在手裡,老漢心裡樂開瞭花。可是,就在這時,地下傳來“轟隆——”一聲長響,就在剛才摘下大靈芝的地方,開瞭一扇門,一條金色大蛇爬瞭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金蛇長尾巴一卷,一下子把老漢纏住瞭,纏得他喘不過氣來。老漢嚇得三魂失瞭兩魂,七魄掉瞭六魄:“蛇啊蛇,隻要你放瞭我,你要什麼我給你什麼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“老漢你聽著,你偷摘瞭我的千年靈芝,我就要娶你的花樣女兒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行行行,你放開我,我就下山,把女兒嫁給你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“那好吧,嶽丈大人,你在明日天黑前,把我的新娘送上山來,就送到這棵九沖樹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好……好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金蛇放開老漢,回瞭山洞,關上大門,老漢踉踉蹌蹌跑下山,跌跌撞撞回到傢。

              大姐看到靈芝花,搶在手裡戴上頭:“這朵芝花剛剛好,戴我頭上顯金貴。”

              二姐看到眼睛紅,也問爹爹要靈芝:“爹爹你偏心愛大姐,靈芝我也要一朵。”

              老漢扯住大姐手:“大姐你要救爹爹,爹爹九沖樹下摘靈芝,誰想跑出一條大金蛇,要我女兒嫁給它。”

              大姐甩開老漢的手:“爹爹真是老糊塗,女兒貌美如金花,多少男兒我不嫁,怎能嫁給大怪蛇?”

              老漢抹下一把汗,轉頭正要找二姐,二姐慌忙穿上繡花鞋,甩門跑出傢門外。

              老漢抹下一把淚,三妹來到他身邊:“爹爹你不要憂呀不要愁,隻要能救我爹爹,三妹就去嫁蛇郎。”

              三妹梳好長頭發,披上雙鴛鴦的紅嫁衣,穿上蝶戀花的新佈鞋,要去山上嫁蛇郎。

              大姐二姐怕丟臉,不肯做三妹的伴嫁娘。三妹自個兒撐瞭繡瞭並蒂蓮的紅花傘,自個兒走上山,獨個兒去嫁蛇郎。

              三妹走呀走,走到九沖樹下,九沖樹上敲三下,樹下打開一扇門,門扇已漆成瞭朱紅色,門上貼著紅雙喜,一條大金蛇正從門洞爬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“傘有紅蓮花的姑娘,鞋有蝶戀花的姑娘,衣裳有雙鴛鴦的姑娘,你為瞭什麼事,獨個兒上山來?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聽得爹爹吩咐,上山來嫁金蛇郎。”

              金蛇很高興:“蛇郎山上住洞窟,你不嫌他又醜又臊又窮酸?”

              三妹蹲下身,抱住金蛇的長脖子:“貌醜味臊不重要,心好勝過美潘安,傢窮人窮我不怕,雙手勤快勝金山。”

              金蛇喜歡三妹,他們在山上說話談笑,直到落日西沉,明月上山。

              看著月亮,金蛇對三妹說:“今晚讓明月為媒,青山作證,我與三妹拜過天地,從此結為好夫婦,相親相愛永不移。”

              金蛇和三妹拜過天地,成瞭夫妻。金蛇帶三妹走過洞門,未進去時,那山洞看進去是個陰沉沉的洞穴,走進洞門一看,卻是一間華堂金屋,裡頭金燦燦亮堂堂,共有九廳十八井,樓層間架著五光十色的梯子,櫥櫃裡有金銀美玉和絲綢,大廳正中,喜宴已經準備好,宴席上擺著吃不盡的山珍海味……

              進得洞房,金蛇脫下蛇皮,變成一個英俊的美男子。三妹看著他,左看右看,上看下看,越看越喜歡。新郎頭戴金冠,身著金衣裳,三妹給他取瞭好名字,從此叫他“金蛇郎君”。

              跟三妹結瞭婚,又有瞭“金蛇郎君”的名字,新郎不再穿蛇皮瞭。從此,那新郎不再是蛇瞭,那新郎每天都是俊美好男子。

              三妹跟金蛇郎君相親相愛過瞭一年,生下一個白白胖胖的男孩子。

              有一天,金蛇郎君出門打獵,三妹想念爹爹和姐姐,獨自背瞭孩子回娘傢。大姐二姐挑三揀四,挑肥揀瘦,至今還沒有出嫁。這天二姐出門玩耍,就大姐一人在傢。大姐看見三妹回來:發髻上插著鳳凰含藍寶石的金釵,身上穿一件金線繡紅桃的絲綢襖子,配一襲綴滿寶石的繡花羅裙,雙腳下珍珠繡花鞋。三妹每走一步,都熠熠發出金光輝。

              三妹本來就窈窕美麗,再加上這一身華美的衣妝,看起來就像仙女下凡。

              大姐越看越不是滋味:“沒想到三妹你嫁給醜蛇怪,反倒過上好生活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三妹說起自傢郎君,滿臉幸福,滿眼甜蜜:“大姐啊,我傢郎君才不是醜蛇怪,他是天下第一美男子,溫柔體貼好夫君。”

              三妹拿出親手繡的佈帕子,讓大姐看自傢郎君的繡像,大姐一看傻瞭眼:三妹嫁的郎君,果然是天下無雙的美男子。

              大姐心酸又心痛,大叫又大鬧,無論如何,要馬上去三妹傢裡看一看。

              三妹說:“等爹爹二姐回來,再一塊去吧!”

              但大姐再也等不及瞭,她一把抱起三妹的胖娃娃,急匆匆就往山上跑。跑瞭幾步,她狠狠擰瞭娃娃一下子,娃娃“哇哇”“哇哇”哭起來啦!

              大姐說:“三妹,你娃娃嫌我的佈衣粗,快脫下你的衣服給我穿!”

              三妹脫下絲綢襖子給她穿。大姐又擰瞭娃娃一下子,娃娃再次哭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大姐說:“三妹,你娃娃嫌我裙子醜,快脫下你的裙子給我穿!”

              三妹脫下繡花羅裙給她穿。大姐又再擰娃娃一下子,娃娃又再哭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就這麼著,還沒走到山腳下,大姐一身上下,全換上瞭三妹的穿戴。

              來到山下的雙生河,走到橋頭上,大姐指著河水逗娃娃:“娃娃來,娃娃看,河裡有條花鯉魚。”

              三妹挨著娃娃,走到橋邊看,大姐退後一步,一掌把三妹推下河。三妹掉下水,“刺啦”一聲響,變成一條紅魚。

              大姐一看,馬上撿起一塊石頭,狠狠朝紅魚砸去。紅魚被石頭砸中,在水裡撲騰兩下,變成一隻綠鳥,飛走瞭。

              大姐追不上綠鳥,就背著娃娃,沿著山路,走到九沖樹下,來到金蛇郎君的傢門口。

              金蛇郎君剛打獵回來,見到大姐,覺得模樣有點生疏:“三妹三妹,你去哪裡來?為什麼臉上生瞭小麻子?”

              大姐回答:“三妹剛回娘傢來,燒香沾瞭麻點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金蛇郎君聽聲音覺得有點不對:“三妹平日聲音細,為什麼今日嗓門粗?”

              大姐走到金蛇郎君身旁,挨他身邊坐下來:“晌午喝水不小心,嗆在喉嚨咳傷身。”

              金蛇郎君嗅嗅鼻子聞瞭聞:“三妹三妹,怎麼身上沒有花草香,卻有一身脂粉味?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回娘傢去,擦瞭大姐的香脂粉,快聞聞我身上香不香。”

              金蛇郎君半信半疑,接瞭大姐回房間。

              雖然大姐裝得和三妹一個樣,可是,金蛇郎君隱隱約約覺不對勁。金蛇郎君覺得現在的三妹不是從前的三妹——現在的三妹隻叫他“蛇郎”,而從前的三妹,喜歡喚他做“金蛇郎君”。

              有一天,蛇郎又再出門打獵。推開門,見九沖樹上站著一隻綠鳥,一見到蛇郎,綠鳥就唱起歌來:

              蛇郎傻,蛇郎苦,

              真媳婦,飛上樹,

              假媳婦,傢裡住!

              蛇郎仰頭對綠鳥說:“綠鳥呀綠鳥,你是我的媳婦麼?你不是我媳婦你往高處飛,你是我媳婦你飛進我袖子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一聽這話,綠鳥“倏”一下飛進金蛇郎君袖子去瞭。

              蛇郎把綠鳥帶回傢,織瞭個好籠子讓它住下。傢裡娃娃老是哭,娃娃一哭,大姐就擰他,可是大姐越擰,娃娃越哭得厲害。蛇郎把綠鳥掛在搖籃前,綠鳥一唱歌,娃娃就不哭瞭。綠鳥唱什麼呢?聽聽,它是這麼唱的:

              好娃娃,乖娃娃,

              不哭不哭啦!

              擰你的是假媽媽,

              籠裡才是真媽媽。

              大姐一聽,生氣極瞭,她氣得眼綠瞭,臉黑瞭,大姐一把抓住綠鳥,硬生生把它捏死瞭。

              蛇郎可憐綠鳥,把它埋在院子裡。

              當天晚上,院子埋綠鳥的地方,長出來一棵棗子樹,娃娃在樹下玩耍,樹上“嘩啦啦”落下來好多棗子。娃娃撿起來吃,是甜棗子;蛇郎撿起來吃,是香棗子;大姐撿起來吃,卻是苦棗子,酸棗子,澀棗子,硬棗子,大姐一咬,“嘣卡”一聲,牙齒掉下來好幾顆。

              大姐氣得眼綠瞭,臉黑瞭。她拿來一把柴刀,“卡嚓,卡嚓,卡嚓”,三下五除二,把棗子樹砍倒瞭,做成個木凳子。

              娃娃坐上木凳子,木凳子的四條腿就像小馬兒一樣跑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“得得得得嗒!得得得得嗒!”

              娃娃坐得快活極瞭。

              蛇郎坐上木凳子,又穩當,又舒服。

              大姐也把凳子拿來坐,她一屁股坐下去,惡狠狠說:“坐你一世!坐你一世!”

              木凳子上一下子長出又尖又長的刺釘子,數不清的刺釘子,又長又尖,密密麻麻,把大姐的屁股刺得鮮血淋漓。

              大姐氣得眼綠瞭,臉黑瞭,她拿來一把斧頭,“啪”一下,把凳子劈開來,拿到灶前燒掉瞭——那天晚上,蛇郎半夜醒來,聽到灶房裡有紡織的聲音。金蛇郎君起瞭床,點亮松明火,走到灶房,隻見三妹正流著淚,坐在灶前紡紗絲。

              金蛇郎君走上前,一下子,把三妹抱在懷裡。

              三妹輕飄飄的,一點兒重量也沒有:“金蛇郎君,你別抱我啊!我還沒長骨頭呢。你要拿冬雪給我做衣裳,拿梅花瓣給我做臉蛋,拿梅花枝給我做骨骼,我才能重新變成你新娘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金蛇郎君走出門外,走到月亮下,月亮還像從前一樣明,青山還像從前一樣高,大樹還像從前一樣穩穩當當。他抱來白雪給三妹做衣裳,摘來梅花給三妹做臉,折瞭梅花枝給三妹做骨。一做好。三妹又重新變成一個活娘子,比從前更美,比從前更好,身上飄出梅花香。

              金蛇郎君有瞭三妹,就把大姐趕走瞭。

              大姐哭哭啼啼跑下山,來到雙生橋,一腳踏空,掉下河,淹死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