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csn93'></span>

    <acronym id='csn93'><em id='csn93'></em><td id='csn93'><div id='csn93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csn93'><big id='csn93'><big id='csn93'></big><legend id='csn93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1. <dl id='csn93'></dl>

    <fieldset id='csn93'></fieldset>
  2. <tr id='csn93'><strong id='csn93'></strong><small id='csn93'></small><button id='csn93'></button><li id='csn93'><noscript id='csn93'><big id='csn93'></big><dt id='csn93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csn93'><table id='csn93'><blockquote id='csn93'><tbody id='csn93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csn93'></u><kbd id='csn93'><kbd id='csn93'></kbd></kbd>
  3. <i id='csn93'></i>
    <i id='csn93'><div id='csn93'><ins id='csn93'></ins></div></i>

    <code id='csn93'><strong id='csn93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1. <ins id='csn93'></ins>

          娶個老婆過日子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0

            夢裡乾坤說真假,

            雲山霧罩道虛實。

            ——題記

            書曰:凡記敘必有時、有處、有人、有事。餘三者可變,唯人須定,固以“子虛”名之。

            且說這日子虛迷迷糊糊正欲睡去,忽聞鼓樂之聲大作,細覷之下,大槐國的儀仗早已羅列身前,悠悠然乘上車輦,飄忽忽來到一個所在。

            定睛看,面前一妙齡女子。腰可盈尺,面如銀盤,柳眉杏眼,朱唇若丹——煞是好看。隻可惜但一開口,雖鶯燕之音百囀,卻嚇出瞭子虛一身冷汗。

            “敢聞君傢弟兄幾許,餉銀若何,上可有父母承歡?”

            “哦?莫不是在相親?”

            “呵呵,此女可伺君否?”話語間,一老婦人立於房間,“娶妻,娶妻,立身安傢。此女諳於婦道,精於持傢。娶之,必定子旺族安,齊眉偕老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我的天哪!我是沒福分消受的啦!”子虛暗想。“如此女子買回去作個拿鑰匙的婢女尚可斟酌一二,夫人嗎?免瞭!”

            “告退!贖罪!”

            沒承想自是日起,這子虛卻添瞭個沒來由的心事:娶個老婆過日子。

            承蒼天顧念,那日的老婦人再詣子虛傢門,口未張,臉卻早已化作一朵桃花,隻是難為瞭那遮不住的“舊社會”。

            “呵呵,老婦幾經辛苦,為君子再覓佳人,此乃百裡挑一的好女兒啦!”

            車馬勞頓,子虛終於另相佳人。這一看竟也使子虛汗水淋淋,伸出的舌頭不聽指揮,那口水一個勁地滴落地上,打濕腳下一片土地:哈!美載,嬌娃!那子虛竟然手足無措起來。

            你道這女子容顏到底如何?且看:面似鴨蛋,倒比去皮鴨蛋嫩三分,眉如柳葉,柳葉何曾似其彎,鼻如懸膽,懸膽怎比此鼻秀,目似水晶,流連顧盼也生輝,印堂熠熠,婉若皓月當空,地閣秀秀,行雲流水接柔肩。啟朱唇,音輕而悅,語纏而綿。

            恍惚間,一種不自在在子虛心底潛然而生,似乎感覺有一束無形的目光隱隱地罩在身上:莫非她通瞭天眼?一個啟蒙稚子的阿姨怎麼會有這等功力?

            子虛相形之下而見己絀。齷齪!此等嬌娃自知消受不起,再次告退,萬不可玷污瞭腳下土地。

            也算子虛有眼,“佳音”傳來:怕配不上子虛。哈哈!好會說話!

            光陰荏苒,一去經年。一而再,再而三,這子虛與那作伐的老婦也就熟而又熟瞭。一日,見那老婦自窗外招手頻頻,便知其故,遂尾其而去。

            “哈哈!好一壯碩女子!好一副富態儀容!”子虛於第一時間心裡“贊”道。

            “何不往就君宅一顧?”

            無奈!

            囿於嚴慈之意,子虛親操鍋鏟,瞬間一席饌饈佈於臺。頓時,唏噓之聲不止,吧唧之音繞梁。子虛暗皺眉頭,相聲先師劉大師寶瑞的單口段子盤旋耳際:烏鴉按屎不抬頭。不雅!實在是不雅!進餐之時如何會有此等不雅念頭?

            如此以往,難道不是“人遠刀俎,我為魚肉”瞭嗎?不敬得很,篡改瞭老祖宗的章句。

            結果自然可知。

            唉!娶個老婆過日子怎麼這麼難!?

            老天弄人,偏趕上天崩地裂一場禍,子虛也看淡瞭:娶個老婆過日子吧!

            於是,躲災之餘子虛又多瞭份責任:時時去看顧那未過門的媳婦,時時去陪伴她消磨夜晚的散步聊天,時時去應招未來老丈人的呼喚,……

            咳!為什麼非要娶個老婆過日子?現在倒好,年紀輕輕的總是腰算腿痛的,連撒泡尿的工夫都沒有瞭!

            猛然醒來,尿憋的,老婆在身邊睡得正酣,那招人喜歡的半大貓正枕在子虛的胳膊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