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acronym id='3xy9t'><em id='3xy9t'></em><td id='3xy9t'><div id='3xy9t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3xy9t'><big id='3xy9t'><big id='3xy9t'></big><legend id='3xy9t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code id='3xy9t'><strong id='3xy9t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1. <fieldset id='3xy9t'></fieldset>
        <i id='3xy9t'></i>
        <span id='3xy9t'></span>

          <i id='3xy9t'><div id='3xy9t'><ins id='3xy9t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1. <tr id='3xy9t'><strong id='3xy9t'></strong><small id='3xy9t'></small><button id='3xy9t'></button><li id='3xy9t'><noscript id='3xy9t'><big id='3xy9t'></big><dt id='3xy9t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3xy9t'><table id='3xy9t'><blockquote id='3xy9t'><tbody id='3xy9t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3xy9t'></u><kbd id='3xy9t'><kbd id='3xy9t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1. <dl id='3xy9t'></dl>

          2. <ins id='3xy9t'></ins>

            自己索命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3

            清朝末年,唐縣大旱。劉大胖一雙手難以養活兩個人,隻好辭別新婚的妻子,約瞭鄰居李小個子,去東北挖人參。兩個人在深山老林裡轉瞭大半年,劉大胖連個人參毛也沒見著;李小個子倒挺幸運,挖到瞭一棵棒槌參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李小個子心腸好,說:咱們兩個是一起出來的,這人參我也不能獨吞。到山下賣瞭錢,就二一添作五吧!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劉大胖嘴裡連說謝謝,心裡是很不踏實的。這麼大一根參,少說也值三十兩銀子吧,李小個子怎麼就肯分給我一半呢?這會兒在山上,他怕有閃失,隻怕下山以後他就變卦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夜晚兩個人在山上露宿,李小個子很快進入瞭夢鄉,劉大胖卻遲遲不能入睡。這麼大一根參,如果李小個子一變卦,可就沒有我的份瞭,這大半年就算白跑瞭。可是,如果我硬起手來,這人參可就全歸我瞭!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就是這一念之差,劉大胖真的動瞭手,用繩子把李小個子的手腳捆瞭起來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李小個子疼醒瞭,迷迷糊糊地說:劉大哥,你開什麼玩笑?快解開繩子讓我睡個好覺!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劉大胖露出一臉猙獰,冷笑著說:實說吧,我要獨占這棵人參!記好瞭,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周年!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月光下,李小個子見劉大胖兇相畢露,知道求也無用,隻有破口大罵:劉大胖,我變成鬼也要找你索命報仇!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老子偏偏不信鬼!劉大胖一邊罵,一邊把李小個子拖到一個山澗邊上,抬腳踢瞭下去,死吧你!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等到天亮,劉大胖下山賣瞭人參,竟得瞭四十兩銀子。回傢以後,用這錢新買五畝良田,又扒瞭草屋蓋起瞭瓦房,兩口子舒舒服服過起瞭小康生活。也有人問他,怎麼不見李小個子一同回來?他就說李小個子失足墜崖,屍骨無存。那李小個子從小就是個孤兒,無親無友的,也沒人追究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但是,劉大胖的日子並不舒心。因為心中有鬼,夜夜都做噩夢,總夢見李小個子渾身是血、張牙舞爪地前來索命。做噩夢時,劉大胖有時像被卡瞭喉嚨,有時像在胸口壓瞭塊石頭,憋得人透不過氣來。有一天的晚上,劉大胖剛剛入睡,又夢見李小個子走瞭過來。這次李小個子沒有理他,而是穿堂入室,徑直進瞭他老婆丁香的臥房。其時丁香身懷六甲,兩個人分房而居。劉大胖被驚醒瞭,這個孤魂野鬼難道要傷害我未出生的兒子嗎?急忙翻身下床,拎瞭根棍子直奔丁香的臥房。卻聽見一聲嬰兒啼哭,丁香已經生下一個男嬰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添丁進口本是人生一大樂事,劉大胖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。他認定這個男嬰是李小個子投生,來他劉傢索命奪財的。存瞭這樣的心思,劉大胖對兒子一點也愛不起來,甚至連滿月酒也懶得操辦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老婆丁香不樂意瞭:難道你懷疑兒子是野種不成?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劉大胖不懷疑老婆,老婆懷孕三個月他才去的東北,無論怎麼算兒子都是他自己的種。隻不過種是自己的種,魂兒卻是李小個子的。可這話怎麼能對老婆說?他隻能拿別的理由搪塞:興師動眾地辦酒席,那要花許多錢!咱們的日子剛剛有點起色,還是不要太過張揚才好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因為心存芥蒂,劉大胖對兒子無論如何也親近不起來。兒子長到兩歲瞭,他還不曾抱過一回。兩歲的孩子已經會呼爹叫娘瞭,劉大胖卻從來沒有答應一聲。